第二章你可以乱来,本王为什么不可以 第(1/3)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章你可以乱来,本王为什么不可以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日落西山月高升,霍霆气势汹汹前往太傅府,将圣旨扔到沈习云身上,浑身散着低气压,口气嘲讽:“沈习云,老子真想对你五体投地跪下叫祖宗,您老厉害啊,手段高明,不让你进后宫内争宠真是太屈才了。”

霍霆抱臂站着,目光锐利逼人。

沈习云将水杯放回桌上,叹道:“王爷心中生气,是我的错,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辅佐王爷而已。”

此话意有所指,沈习云抿唇,摆摆手让侍从退下。

霍霆闻言,扯着嘴角冷笑:“想与本王打好关系,还是想爬上本王的床?”

但是半个时辰后,又传出沈习云到御前求赐婚的消息,全京城的人震惊得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两个鸡蛋。

沈习云含糊嗯了一声。

“王爷,习云并无恶意,若冒犯了你,是我的错,我只是想,与王爷打好关系而已。”

霍霆嗤笑:“本王用得着你辅佐什么?”

太傅和豫安王,全天下都知道他们不和,见面跟仇人一样,巴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可皇上这什么意思,让他们两人成婚,这是想看他们自相残杀,谁先杀了谁吗?

沈习云说完,便掩唇咳嗽了几下。

霍霆一直认为自己的归宿就是在战场上,戎马一生,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无牵无挂自由自在,但现在却突然被人赖上了,枉费自己守身如玉多年,一着不慎,变成了残花败柳。

赐婚圣旨一下,不出半个时辰,立马全长安的人便都知晓了,霎时炸成一锅粥。

侍从看了眼杀气腾腾的霍霆,有些忧心忡忡地躬身告退。

入手的温度极烫,霍霆这才发现对方脸色红得很不正常,微愕:“发烧了?”

霍霆才恍惚想起一

说完,未等沈习云回答又道:“太傅大可不必如此,霍家世代忠良,忠于大楚,只要太子德才兼备,谁若敢犯上作乱,祸乱朝纲,本王自会挺身而上。”

霍霆将圣旨揉成一团,顿了下又重新张开卷好,王府下人听完圣旨的内容久久回不过神来,显然被惊得不轻。

说着,上前捏住沈习云的下巴:“但本王最讨厌别人算计。”

面对他这样不阴不阳的语气,沈习云暗自叹息一声,起身倒了杯水递到霍霆面前:“王爷先坐下听我一言。”

沈习云缓缓说道:“大楚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背地里风云诡谲,内忧外患。太子之位虽然早就册立,但那几个皇子,不可能对此善罢甘休,其中最能与太子抗衡的,明面看着便是康王,但其实贤王也不可小觑,再者各国对大楚虎视眈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爷您是异姓王,手握重兵,是这权利斗争下最为关键的人物,那些有野心的王爷,或者外族,他们定会从你身上先做文章,所以习云想帮你,咱们一起拥护太子,护好这大楚江山。”

霍霆没好气:“不必了,太傅的东西,本王可不敢碰,万一又下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什么死对头根本是不存在的,分明就是打着幌子在招摇过市的打情骂俏。

沈习云平静地抬眼望了下霍霆,将圣旨放到桌上,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霍霆坐下,又吩咐侍从道:“备茶上来,再拿两样糕点。”

再然后,大街小巷便流出了不少关于太傅和豫安王的恩爱情史,各种版本应有尽有。

他不提刀把人杀了已经十分善良,居然还敢死缠烂打搞出御赐婚约这一手段,简直太高明了,霍霆都想鼓掌叫好,只可惜戏子是他自己,那滋味就很不妙了。

而后十分痛心疾首,居然被两人骗得如此苦。

他说得言辞恳切,霍霆半眯着眼,兀自下定论道:“本王明白了,所以你算计本王,就是在替太子拉拢本王,对不对?”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