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朋友妻不可欺 第(1/2)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10.朋友妻不可欺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斐总?你那个卖酒的小鸭子怎么没带过来?挺有个性,之前还来拦我敬酒呢。您玩腻了借我玩玩?”

结果转头就有人问道:“封望什么时候回来啊?说是快了?”

许尚嘴角抽搐,有点后悔。这鬼话题还不如刚才呢。

斐子瑜敛眉,从大理石桌面上随便捡了一张梅花9,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封望说是下个月底回来。”

男人压低眉眼,也不说话,只修长的手指哒哒地敲两下桌子,极富韵律,像是在一架透明的钢琴上跳舞。

“不说鱼儿最近的心肝儿宝贝了,咱们聊点别的?”

斐家和萧家一向交好,萧思兴小斐子瑜6岁,从小跟在斐子瑜屁股后面叫大哥。

总归是一段不想也不能宣之于口的单恋,仅仅是提了个名字就憋闷又期待。

这隐秘的禁忌的感情斐子瑜精心守护得很好,许尚是为数不多知道的人。

他觑了一眼斐子瑜的神色,皱着眉发出一声不那么满意的语气声,“你可别学我,小鱼儿可不是你叫的,去去去,一边儿玩儿去。”



周围的气压持续降低,萧思兴最后还是怂了,小心翼翼瞥了一眼斐子瑜的脸色,不说话了。

他现在已经不想去看斐子瑜的表情了。

萧家的小儿子,萧思兴。

许尚瞧着氛围不大好,赶紧给萧思兴使眼色,让他找个角落别碍眼,转头开始缓和气氛。

五光十色的酒吧人声嘈杂,但对面一群人明显是听见了许尚这句‘玩真的’,有痞里痞气的身影咧嘴笑了下,浑身得一股子嚣张劲儿。

斐子瑜扫了一眼对面的,发现是上次生日会上一个劲给他敬酒的人,追根溯源,他俩也算是发小。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斐总要发火的前兆。

在他们都还调皮吵闹的时候,封望已经能笑着把他们拉开,再分别摸摸头给个抱抱。

斐子瑜也是这么想的,天上的月亮清冷而遥不可及,沐浴月华足以,不求握在手心。

他看着斐子瑜暗恋多年而不得,心里为兄弟可惜,却也不希望斐子瑜去打扰封望。

封望就是那种完美的代名词——什么都会做的温柔的邻家哥哥。

许尚听得辣耳朵,这人就是笨鸟往枪口上撞,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个卖酒的长得也就那样儿吧。”

“说来鱼儿的钢琴还是封望先生教的吧?哈哈。”

一双深棕色的眼睛像是炎炎夏日里的清泉,能叫人轻易沦陷。

许尚组的局,周围的人也都给他面子,没扯着这个事儿说个没完,其实也就萧思兴揪着不放。

谁都不想把那么好一个人拖下水。

封望这个名字对于他们这一群从小玩到大的人都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斐子瑜听见了也没回应,他今晚心情本来就不好,也没想收敛自己的脾气。

这么对盘一直对到了现在,虽然只是萧思兴单方面的对盘。

对面的萧思兴拿着个酒杯子骚包似的来回晃,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带来的好感加成也盖不住他那张欠抽的嘴。

斐子瑜始终把萧思兴当个小孩子,对方做的事儿也不过火,他没真计较。

“给钱给钱,咱们斐总不会真要从良了吧?”

后来长大了,萧思兴叛逆期也到了,爸妈又总拿他跟当时初露锋芒的斐子瑜来作比较,比得他心烦,大哥也不叫了,反而处处跟斐子瑜对着干,但凡是斐子瑜有的,他想方设法都要搞一份一样的。

但对于斐子瑜,是心头念着却说不出口的两个字。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